Our World...
關於部落格
有微量COSPLAY/日常/因為相簿很多,所以從分類看比較方便喔~


  
  • 94444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重新來過的感動...


我相信生活是可以很快樂的。同學間的情誼、上班族下班後一個人的自由自在、照進捷運的一抹斜陽...每個人的心情,大抵上都是相同的,也許偶爾會有一點寂寞,禮拜一總是不太想上課,上班的時候又不太想講話,總是渴望著生活中有更豐富的支線選擇。

選一個想去很久的地名,到一個完全陌生的環境,和一群一生也許只相聚一場的人相遇,然後,我們用一輩子去記憶。

如果沒有網路,我們有什麼理由會相識呢?人生的驛站成千上百,即使偶爾擦身而過,我們或許眼神都沒有機會交錯。對一些人,我始終抱著感謝,我的生活圈一直很單純,除了公司、就是網路,很多朋友在網路上陪伴了我幾年,我們一起練功、一起打怪、一起衝鋒、一起為了護著我們的城池而戰,我曾經對我的好朋友們說過,終其一生我都不會忘記當時跟你們一起吆喝衝鋒的豪情,與你們一起浴血奮戰的勇氣,曾經我是多麼猶豫不決的帶領你們,全是因為你們義無反顧的力挺,我才能勇敢的面對許多打擊,這些那些的許多記憶,都是我以後年老,只要想到都會彎起嘴角微笑的事情。

我想我應該是屬於RO非常早期的玩家,多早呢?約莫在RO開始收費前一些時候,我為了討好自己的男朋友,我就開始偷偷瞞著他接觸RO。

因為第一次玩線上遊戲,當時他非常渴望想有一頂聖誕帽,玩過RO的人都應該會懷念那段最初的時光?那時還有個謠言-就是LUK越高的話,掉寶率會增加,於是我的法師點了一堆LUK,而面對男朋友的責難時,我還振振有詞的反駁說搞不好LUK點高的話,魔法會有會心一擊的爆擊效果!

轉眼間...六年多過去了,我跟他也早就分手了,我在線上遊戲一款換過一款,我想我一直在尋找著當時仙境傳說給我的感動?畢竟RO的朋友給予我太多太多!在我被盜裝備哭著說不玩時,他們動員了所有人力在幫我收裝,在我憂鬱症病發時,這些朋友攙扶著我全島走遍遍去散心,在我擔任會長時,不管我做任何決策,我換到的總是他們全心的信賴與力挺。

可是我後來這幾年在尋找其他遊戲時,我曾經一度陷入疲乏,我發現我好像再也找不到那種感覺了?有人告訴我:「因為天堂跟RO是網路遊戲剛開始興起時推出的,那時候選擇少,玩家凝聚力高,所以才會有那種血膿於水的情懷。」

現在一堆遊戲推出來都號稱有著多麼豐富的遊戲內容,我也總是在一開始被這些宣傳企劃所吸引,我總認為:「廠商說內容非常豐富,那就表示一定非常好玩的嘛!」

但是當我自己拉了一堆朋友,真的下手去玩時...我總是一次又一次的感到失望,我覺得好像不應該是這樣的?

內容是非常豐富沒錯!但是豐富到我這個上班族根本來不及抽出時間去體驗它的豐富。我想我是個乖乖牌上班族,要我翹班請假玩遊戲絕對不可能,我是個乖到晚上十點會就寢準備明天上早班的上班族。

一開始接觸到所謂的「副本系統」,坦白說我還非常不習慣。因為我已經非常熟悉固定班底打怪練功的模式,當時我一接觸到有副本系統的遊戲時,我不太能進入有點「現實」的互動關係。我常會詫異的驚嘆:「剛剛打副本時不是大家好像非常麻吉嗎?為什麼打完一聲不響就退隊?」重感情的我...一次又一次在震撼中無法獲得平復。

而下班之後的我...有時一上線要解副本呼喚朋友幫忙時,朋友原來已經超越我的等級在解別的任務副本了,因為遊戲內容真的太豐富了!任務真的太多了!我坦承我會失落,我根本就是個非常在意朋友的人,一次、兩次..我變得不太敢去拜託朋友的幫助了,因為我總會想他們應該也在忙他們的事吧?

我也相信朋友不是故意拒絕我,因為他們可能正在幫別的朋友解任務無法脫身,因為我自己也卡在這種窘境過,所以我能體會這樣的兩難。

但是真的在那些所謂「副本遊戲」中認識的新朋友,在感情的黏稠度已經不及當年在RO交到的那些固定練功班底的朋友了。

要嘛就副本很難打、要嘛就活動過多...我在練功時總是常緊張的盯著螢幕;看看是否現在又推出什麼活動?這樣遊戲下來其實真的挺費心力的,因為我們人類都有見不得別人在活動獲得大獎神裝,自己卻沒有參與到的心態,所以我真的玩得很累。

20幾款遊戲經過了,我沒有尋求到任何感動...

一直到碰到LUNA的CB時,我一摸到LUNA,我忽然發現感覺全都回來了!這就是我一直在尋找的最原始、最簡單的感動!

沒有過多複雜的系統、非常容易上手、非常可愛、沒有所謂的台灣特別經驗版、可以讓我很輕鬆的升級、卻又可以很悠閒的去體驗遊戲中其他像裝備合成的內容。

否則在別的遊戲中,我是那種「因為等級非常難練,所以我下班一律在衝等練功,連裝備系統都懶得研究,完全用遊戲幣直接收的人。」

LUNA真的是很休閒性的RPG遊戲,魔人要在此求得滿足感?可能不太容易,但是當時我問了一個跟我一起從RO來試玩的男生,我當時開口時...是有點戰戰兢兢的,因為他們被我騙了太多次了嘛!跟我跑了那麼多遊戲,後來我又放鴿子沒玩。

那位男生回答我:「很簡單!很感動!我覺得我好像回到最開始在玩RO練功時的回憶。」

當下我的眼淚在電腦這頭很不爭氣的掉落...我知道我終於為他們找到了一款可以讓他們玩的遊戲了!

我這篇文章絕對無意去駁斥那些偏愛副本任務系統的玩家,我沒有資格、也沒有立場,只是剛好我們這群朋友...都比較期待數年前讓我們激動的驚喜。

網路遊戲永遠是最讓人期待與困惑的一個謎題,在電腦前,我們揣測著對方的心情,在網路上打仗吆喝時,我清楚的知道,在另一個城市角落的你,此時此刻,和我有著相同的動作與表情。

也許多年以後,我們就已經不會是現在的我們了,生活的匆忙,很快的讓我們疏於察覺彼此的變化,甚至連上線互吐苦水的機會都沒有,每次都只是在逢年過節的偶爾,才會忽然想起,幾年前的我們,曾經是如何的不打不相識,曾經是如何在盜帳頻傳時互相扶持,曾經再起風雲,曾經一個處在失戀的低潮,一個為了升學拼命念書,曾經在所有台北人舉杯慶祝跨年來臨的倒數裡,我們各自踽踽獨行在冬天的午夜街頭。

一些回憶起來微不足道的小事拼湊起我們革命似的情感,卻也可能在多年後的某一天,我們會失去聯絡。

網路遊戲讓我認識了最可愛的朋友,用生命最愛的戀人,最有默契的夥伴,幸福的定義,只是因為能和好朋友們在一起。

也許對於一些潛水者而言,一輩子就只有一次相聚,也許以後我們會各分東西,但是這一次,至少我們曾經努力,留下了屬於我們的記憶。

我們知道景氣總是低迷、我們曉得工作上有許多不如意、我們清楚自己的愛情好像有問題、我們明白考試常常壓得喘不過氣、我們更意識這城市、這人生還有許許多多的不可預期與身不由己。

只是只是...我們只是想靜靜的陪伴彼此玩遊戲,靜靜的陪伴彼此寫下一段回憶,沒有你我的遊戲,到底有什麼意義?我們這趟人生的真諦,是因為有我,也因為有你...


看過了朝霧晚霞,經過了秋冬春夏,越過了庂逼水窪,穿過了高樓大廈,
我們在尋找一個解答,我們在等待一場驚訝!

千帆過盡的風沙,恨別吞聲的嘶啞,又是西風換年華,滿庭堆落花。
人家說古道西風瘦馬,馬兒卻一次次走到難以抉擇的分岔。

誰在挑開心中已經痊癒的結痂?誰來放開已經緊閉的心閘?
藏在最深處的手札,要再度打開有沒有辦法?

驀然見得小橋流水人家,我以為是我的家,誰知是風動荼蘼架,引得一陣眠思夢想的尷尬。
我連眼睛都不敢眨,苦苦追尋著夢裡的巴比倫尖塔。

我想我終於找到了一個新家,因為我看到意若思鏡中;鄧不利多手中的溫暖毛襪。
LUNA...就是我在找的綠洲童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