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r World...
關於部落格
有微量COSPLAY/日常/因為相簿很多,所以從分類看比較方便喔~


  
  • 94444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文化大學鬼故事(上)

 作者  FUJI0904 (FUJI0904)                                       看板  marvel
 標題  [轉錄] [校園] 文化大學鬼故事
 時間  Mon Jun  1 01:57:14 2009
───────────────────────────────────────

這是我之前有印象好像看過的一篇

但是在飄版卻遍尋不著

拜辜狗大神之助,總算找到了

所以就把它PO上來

如果有哪邊不對的話煩請各位及版主不吝告知喔^^

感激不盡

========================正文開始分隔線====================================

文化大學真實鬼故事


我也曾經是文化人,大倫館和大莊館我都住過,大一住大倫館時跟室友蠻
混的,不過有共同的嗜好──愛喝兩杯,常常到龍門包滷味回來配酒。當時我
住三樓,三樓樓長也常來光顧拼酒(規定中似乎宿舍內不能喝酒打麻將....但
文化人哪有不打麻將的),不過冬天山上冷,常常每個寢室的人都會偷煮火鍋
,跳電是常有的事(這些小事都會跟我之後要講的故事有關)。因為跟樓長處
的很熟,加上三位室友一位室友是新聞系的活躍份子(現在在TVBS),常去挖
很多校園秘辛,還有一位士官長室友(做過師公會做法),另一位農學院的會
勘與看陰宅,我有幸被耳炫目染,聽了不少傳說和典故。

  這裡我說出幾個經典──

  大倫館很老舊,而且的確有不少鬼故事流傳著,我在校就聽過至少五個不
同的版本,有在浴室的,也有在大門口的,最多的是大倫館五樓的傳說。

  故事大致上是說之前有個僑生過年時為了省錢,獨自偷偷留在宿舍五樓
(過年期間宿舍是封館的)。但某一天不小心生病了,沒人發現也沒人送醫、
照顧,不幸病死在床上,一直到屍水流出房間門口了才被榮民伯伯發現。後來就傳出五樓
常常有人半夜被鬼壓床,還有人敲門要藥吃。

  還有一則說的是有一位文學院的學生喜歡上同系的女生,因為那女生跟一
個男的很好一時想不開在五樓自己房間上吊了。上吊時那個人搬了桌子再爬上
桌子懸樑自盡,因此之後五樓半夜就常常聽到桌子搬動的聲音。

  這桌子搬動的聲音我是有親自聽過,那時我朋友住四樓。有幾次去那晚上
11點過後,就聽到樓上桌子在地上拖的聲音──很清楚。有一兩次聽過後,馬
上跟我朋友衝上五樓看看是誰在惡作劇,都只能看到五樓大門被重重鐵鍊鎖著
,還蒙著一層厚厚的灰,上面告示寫著『禁止擅入,違者記過處份....』,很
難想像會有人故意跑進去。

  雖然大倫館是男生宿舍,可是到了假日全館倒是頗冷清的。問過榮民伯伯
,有人也繪聲繪影的說了些靈異事件,最扯的是連當時有一位一樓的教官也說
宿舍有些不尋常的事情發生過。

  我之前提到我有個室友曾經是士官長,他跟宿舍教官混的很熟,從他口中
聽到了幾個故事,害我有一陣子不太敢太晚去洗澡上廁所。

  大倫館當時洗澡的地方是公共澡堂,裡面有個大水池,通常都是用大鍋爐
燒水供應熱水。澡堂跟廁所是一起的,都在側面,門口是一排洗手台和鏡子,
再進去是廁所,然後在最裡面才是澡堂。有個傳說是一位學長因天氣粉熱半夜
獨自去澡堂洗澡,當時夜深人靜,池水已涼,那位學生洗到一半,正沉浸在抹
肥皂的樂趣中,說時遲那時快,突然啪啪啪的響起有人踏過水池的聲音,還濺
起了水花!那學生還來不及反應,只看四下無人那來的聲音,就不顧一切衝出
來了,隔天那學生就生病了。

  接下來一則,是一位學生因習慣早起,冬天時天沒亮就起床去刷牙。低著
頭刷著刷著,突然眼角由鏡子中瞄到有個人從後面走過進入廁所,沒有多久就
走出來,就這樣來回好幾次,那個學生覺得很奇怪。後來有一次那個人有從後
面跑進廁所,那位同學就很好奇跟著跑進去看看在搞什麼鬼,進去後一人也沒
有,而且每間廁所的門都是開著的....

  再來一則,是說另一學生吃壞肚子半夜跑企廁所拉,可是他有認馬桶的習
慣,習慣在第三間的廁所。沒想到半夜了,其他廁所間都沒人,竟人還有人在
跟他搶第三間!他就只好到隔壁間上,淅瀝嘩啦時,聽到第三間傳來有人嘆氣
的聲音,還斷斷續續的!後來那位同學上完一陣子後肚子又痛起來,急急忙忙
衝到廁所,第三間還是被佔著,他敲敲門,竟也有人敲門回應,不得已又去隔
壁了,還是又聽到嘆息聲。

就這樣跑幾次廁所,他越發覺得納悶,怎麼有人這
麼沒種,躲在他的專用廁所嘆氣。於是就問他:「同學,你還好吧?」問
了幾次廁所裡的人都不理他,他就覺得怪怪的,故意用力敲了一下那個門,沒
想到門竟然自己慢慢的打開了....一股冷風劃身而過,他好奇的網廁所裡看,
連個人影都沒有....那剛剛是誰敲門回應他?是誰在嘆氣啊??後來那學生學
期還沒結束就搬離宿舍不敢住了....

  我之前提到大倫館宿舍煮火鍋的事,在我大一上學期要結束後,發生了一
件我都不得不相信大倫館的確有「那個」....

  那時候正值期末考,因為大一課多,一直考到學期最後一天。考前約好考
完晚上跟我同學晚上宿舍煮火鍋,因為隔天中午宿舍就要封館放寒假,學生都
已走的差不多了。記得那天晚上有如華岡典型冬季氣候,飄起了陰冷細雨來,
又是一個吃火鍋的好天氣!!我和同學、樓長在寢室邊吃邊聊,有說有笑的。
因為剛剛解除考試壓力,加上宿舍已經很冷清了,我們越聊越興奮,吵鬧聲也
越來越大,突然間!眼前一黑,又跳電了!

正當我同學才剛罵完「宿舍都沒人還跳電咧」,我就感覺得氣氛不太對,
因為怎麼一下四周都靜悄悄的了。樓長也覺得怪怪的不太尋常,叫我不要先不
要出聲,緊接著宿舍外面的野狗開始亂吠,沒多久吠聲變成狗嚎(吹狗螺)!
四周黑漆漆的,其中一位同學起身摸著走到他書桌前要拿手電筒時(他座位靠
門口),突然門口一高大黑影一現,一股低沉帶著濃濃山東音罵著「你們這些
兔崽子,俺說過多少次不要在宿舍煮火鍋,還煮他奶奶的!」,去拿手電筒的
那位同學才剛回說「我們快吃完了!」,那黑影就不見了,接下來外面的狗狗
也逐漸安靜下來,電才又恢復正常,只是我發現坐在我旁邊的樓長臉色很差,
他說他不吃火鍋了,然後叫我們最好晚上就回家不要待在宿舍了,因為剛剛站
在門口講話的那位不是人....

  聽樓長說在我還沒住進大倫館以前,住在宿舍一樓後面側門的榮民伯伯,
其中有一位伯伯是山東人長的瘦瘦高高的。以前只要吃火鍋一跳電,他都會走
上來罵學生,聲音大而嘹亮,幾乎全樓都聽得到。不過聽說後來他大陸返鄉後
不幸死在那兒就沒再回來過,漸漸的,煮火鍋跳店也就沒人管了,不過其他榮
民伯伯說他偶而會「回來」他原來的房間....

  後來我跟我同學一打牌打到天亮,沒人敢去睡,第二天一大早我們就都匆
匆下山了....

  先聲明我是祖父級的校友了,那時我在文化時,最高級的敦煌餐廳還在山
仔後沒搬進來呢!有一年系辦搬到了大仁館4樓,不清楚當時是因為系展太累
了?還是年輕膽子夠大?我在系辦睡了好幾晚,發生了一些事,後來告訴我朋
友他們都說挺可怕的....

  在我大三那年系辦從大恩館搬到了大仁館,記得當時繫上要辦系展,那一
陣子我和幾個同學很忙,因為那時我已搬到山下了,所以有時忙的太晚了,我
就在系辦過夜,系辦門口擺著一個長條沙發座椅,睡起來還蠻舒服的。

  大仁館的靈異傳聞多,那時裡面還沒翻新很舊,迴廊都很窄很陰涼而且容
易迷路,如果妳在大仁館改裝內部之前有去過,妳應該瞭解我所描訴的樣子。

  我剛到文化時,大仁館面向籃球場目前公車站的位置以前是有一排可以進
出的大門,也就是大家說的陰門位置。大門一進去,就有水池(室內池)和假
山,水池上跨有兩座橋(傳言中的奈何橋)供人行走,我到文化時池子中就不
曾有水過,但是整個假山池橋在陰暗的室內實在令人不舒服。再往前走左邊一
點,就是有名的鬼電梯,共有兩座,其中較靠近水池的那座是最詭異的,據說
當時曾經有教官為澄清學生疑慮特別親自搭此電梯,而就在他搭完後馬上下令
封掉此部電梯的(故事日後再訴).

  大仁館因為有文學院和藝術學院,平常都會有樂器演奏,練唱和舞聲,只
是走在深長又狹窄的迴廊,常會聽到一陣幽幽音樂傳來,好不令人產生遐想。

有一次我忙到10點多快11點,覺得很累就躺在系辦門口的沙發上,不知不
覺得就睡著了。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突然耳邊從遠處傳來幽幽的音樂,漸漸醒來
同時,隱約從門口望出去看到迴廊上有個人朝我這裡漸漸走來,因為迴廊很暗又
離得較遠,所以我看不太清是誰,正在想會不會是戲劇系或是舞蹈系的美女時
,突然躺在床上的我瞬間無法動彈!

連出聲都不能,只有眼睜睜的看那個人朝我「走過來」!當他越走越近時,
我才隱約看見那人長髮飄白衣,像跳著芭蕾似的向我靠近,還記的她的手臂是
兩手垂晃的!我看了從背脊直涼到頭皮,還好我一直試著大叫和扭動身體,才讓
自己從夢靨中醒來,同時那女生也消失在迴廊中,不過我已嚇出一身冷汗來,只是這件事
似乎沒這麼快就過去。我醒來沒多久,又覺得頭還是昏沉沉的,一直想閉上眼睛,似乎有
什麼力量在拉我回到剛才的夢境中,掙扎了好幾次,終究無法保持清醒又入睡了,一旦入
睡,那女的馬上會出現在迴廊向我逼近,然後我再掙扎醒過來,她又消失了!就這樣反覆
2、3次後,她已經很接近門口了──她跳著前進的腳動作極不協調,好像腿內沒有骨頭
支撐似的,不然就是斷了好幾節,
她手臂的擺動就像遊行時八家將撐起青面獠牙神像哪兩隻手臂的晃動一般....
整個看起來讓我的心臟都要停了,這時無論我怎麼努力就是沒辦法叫出來或動起
來,只能看著她跳到我眼前,我一直努力不去看到她的臉,怕我會崩潰....

當她來到椅子前時,她竟然慢慢的蹲下來,她蹲的動作更詭異,是兩腿直
直的往後退再彎下來,然後身體慢慢往前傾好像失去平衡似的,而且兩手還是垂
掛著,就這樣我慢慢的看到她的臉,很靠近很靠近,那對眼睛很悲傷、很哀怨,
眉頭咒的很緊,眉梢和眼尾都下垂的很明顯,而我真正被嚇到的是她的嘴,剛開
始嘴是抿著的,然後嘴角漸漸的往上揚,像是苦笑一樣,再往兩邊伸開,就這樣
陰陰的笑著,一直到她嘴巴裂開對我格格的笑時,我發覺她的手已經慢慢伸出來
要抓我肩膀....

之後我不知道是嚇暈了還是被後來同學叫醒,我同學說我臉色很難看,是不
是感冒了?我才趕快爬起來,看看手錶,已經1點多了!不敢再逗留,就到同學
家借宿去了。

 

大一下
  有一天晚上跟室友在龍門吃完宵夜後,因為外面天氣涼涼的很舒服
,我們就沿著公車進校園的路線散步回去。走到大仁館時,突然一部260公車從
我們後面疾駛而過,正當我們要破口大罵時,聽到了旁邊有貓哀嚎的聲音,走
近一看...真慘...一隻小貓被公車壓到側邊,左邊的腸子都跑出來了,四肢腳
用力的在天空飛舞,像是要抓住在世間的最後一口氣,嘴巴張的很大不停哀嚎
。這時我室友(那個士官長)突然喊出來「不要看貓的眼睛!也不要被看到!
快閃!」那士官長叫我們當作沒看到就走,就在我們要離開時,突然有兩個從
大仁館走出來的女生聽到貓叫走過來查看,可能沒注意到貓貓被撞,其中一個
女生竟然在貓貓面前蹲下去了,我們當時看她蹲下去就覺得不妙,果然馬上聽
到那女生一聲慘叫,這時另一個室友(新聞系的)突然走過去把她拉開,後來
才知道原來那個女生我室友認識,同是日文研習社的。後來那個女的被嚇的失
魂了,被她同學扶回宿舍。事後那士官長說出剛剛叫我們快閃的原因,因為那
可能是陰魂找替身....

  士官長大概解釋一下為什麼是陰魂找替身──貓是很陰的動物,活著的時
候,陰間的魂可藉由貓體回到陽間,所以停殤期間需要守夜就是怕貓靠近屍體
而讓孤魂野鬼借屍還魂。另一種情形更可怕,通常死於非命(自殺、車禍)的
陰魂無法超生,需要找替身,但不是所有陰魂都有這種通陽(回到陽間作怪)
的能力,這些陰魂無法親自找替身,這時它們就會藉由貓體來找,而唯一的辦
法就是先把貓弄死,在貓死前,藉由貓眼找到替身,只是這樣子無法馬上把替
身害死,只好先索魂散魄讓替身整日失神恍惚,等時辰一到,替身就會死於非
命而達到陰魂找替身的目的!

  為什麼士官長覺得是陰魂找替身,因為事發地點在大仁館旁,陰魂厲鬼多
,而且文化死於非命(跳樓自殺)的學生每年都有,因此很有可能。再來還有
一點,那貓掙扎時,無論身體怎麼擺動都固定在一點,像是被什麼東西給按住
了,所以很可疑。

  聽完士官長解釋,我心頭一震,果然邪門!但又覺得太怪力亂神了,沒想
到隔天晚上上完課回宿舍,就聽到兩位室友臉色凝重的在討論事情,原來是那
個女生自從被嚇到的以後一直都晃晃忽忽的,不能回神。士官長建議要那女的
趕緊離開宿舍回家,然後再找人收回她的魂魄。我在旁聽的覺得太不可思議又
有點毛毛的,怎麼會如此邪門?後來兩位室友要過去幫那個女的,我本來很好
奇想跟,又覺得不妥怕被人認為我興災樂禍愛看熱鬧,就去找我同學打任天堂
解悶了。

  後來聽說那女學生當天就回家了,原本以為這樣就沒事了,但是才兩天過
後的早上,我正在宿舍休息等著上10點的課,突然室友衝進房間直說「大事不
好了!大事不好了....」,原來他朋友那位女同學昨晚才回宿舍,今天清晨就
在大雅跳天井了!人當場死亡,聽說還是掉下來途中撞到陽台什麼的,左邊肚
破腸流,就跟那貓貓死的慘狀很像....

  我當場覺得如晴天霹靂腦中一片空白,一句話也說不出話來,連士官長都
被嚇到了,直說不妙不妙,說我們一定要去跟那女的上香,晚上還要跟他去大
仁館旁邊拜一拜。後來他不知道從哪裡弄來了幾道符,要我們隨身帶著,得帶
上七七四十九天,尤其晚上經過大仁館的時候一定要帶著!事情剛發生不久,
我每天都帶著符在身上,深怕會受池魚之殃,但一個月過後都沒什麼事發生,
我漸漸的沒將此事放在心上。

  有一天我跟往常一樣跟同學在大仁館籃球場打球,一直打到9:30左右吧,
就有一球投籃時彈到場外,我就跑出去追球,球沿著路一直往大仁館滾過去,
越滾越遠,我一心想把球拿回就使勁的追。突然我看到眼前一隻貓從右邊草叢
跳出來,一直往大仁館那個陰門奔過去,很奇怪的我突然被那隻貓吸引住了,
竟然忘了追球就跟著貓走過去,整個大仁館面向籃球場大門前都空空蕩蕩的,
連個鬼影子也沒有,這時我突然想起一個月前貓被撞事件,不禁打了個寒氈,
想說我的符也沒帶在身上得趕快閃,我又回到馬路上找球。

  我沿著馬路往上找著找著,大概就在之前貓貓被撞的地方,在我眼前我看
到了一副驚悚的畫面,那麼跳樓的女孩蹲在地上臉低垂著,手裡抓著一隻貓,
那隻貓被按在地上一直叫,卻無法逃脫!當時我全身發軟,都快站不住了。這
時那個女的在我面前緩緩站起來,我卻僵在那動彈不得,心裡嚇的要死,因為
我面前這個女的,就像是那個跳樓的女學生,當她站起來同時頭也慢慢抬起,
這時我跟她四眼相對,她臉色青白充滿恨意,一股怨氣從她眼睛射過來,讓我
不寒而慄,幾乎要停止呼吸。只見她手抓著那貓,突然高高將貓舉起,然後將
貓在我面前狠狠的往地上摔去!貓被摔在地上,似乎受了重傷,口中都流出血
來了還不停的叫。就在這時候,一輛公車從校門口朝這方向急駛而來,突然那
女的伸出左腳踩住那隻貓,嘴角漸漸笑了起來!就在公車快撞到我時,突然聽
到我朋友從籃球場走過來一直叫我的名字,我一回神剛剛那個女的,貓和公車
都不見了... 我朋友問我怎麼球找這麼久,還站在這裡發呆? 球不正好在我
腳下嗎?可是這時我連走路的力氣都沒有了....

  之後我回宿舍,當天就生病了,發高燒、不斷囈語,我跟士官長說我遇到
的事,他要我趕快隔天請假回家。

  當天半夜發燒士官長幫我弄來了退燒藥,過不到兩個時辰燒就退了,但我
還是躺在床上渾渾噩噩的,又不斷囈語。接著士官長拚命搖我、打我臉頰叫醒
我,說我可能遇到很麻煩的事,他要確定我三魂還在不在,若我有魂不附體就
不妙了。

  我先跟大家解釋一下人的三魂七魄,這是士官長事後解釋給我聽的。人有
主魂、生魂、覺魂共三魂(也有人說天魂、地魂、人魂),主魂主宰思考個性
;生魂管健康生機;覺魂主司五官感覺。七魄存在身體各重要部位,可跟生魂
覺魂溝通並保護器官。一般人被驚嚇到,只是魄散了,去收驚就是重整氣和能
量體,散去的魄即能歸位。最不願意見到的是掉魂,魂走了收驚是沒用的,需
要把失魂找回歸元,一般魂是不會離體的,只有在生死邊緣(大病,災難)的
時後才有可能發生,還有一種可能就是被人或鬼抓走了!

  人死後主魂去投胎輪迴,生魂附在神主牌,覺魂則留在屍體上。那些不能
投胎的孤魂野鬼要找替身就是想抓人的主魂,但要引主魂出體談何容易,人不
但有陽氣護元,更有守護靈保護著,一般陰魂是動不了的,因此有的陰魂會先
帶走生魂或覺魂,這時被煞到的人,就會突然生病,還有可能神智不清(主魂
被影響),若不趕快將失魂找回歸位,此人則會暴斃而死,自然主魂就離體了

  只是陰魂帶走生魂或覺魂,卻不能留著,而離體的魂就會在事發地點逗留
,等待回體,因此道士都會到事發的地點幫失魂的人招魂。但是有些厲鬼會在
當地加以阻擾,以便能讓受害者最終當成它的替身....

  回到正文,以下這些都是後來士官長轉述,我當時根本都沒印象──

  士官長當時就在宿舍做起法來,好像是把我催眠後再問我一些問題,後來
士官長很凝重的說我的生魂掉了要趕快找回來,不然會一病不起。他在我頭頂
上拔了幾根頭髮,用黃巾包起來,又把我當晚打球穿的衣服拿走,就跟另外一
個室友匆匆出門了,臨走時還把符掛在我身上並且請隔壁一位同學照顧我。

  士官長說到當時在事發地招魂回體的時候,又遇到了那跳樓女學生的陰魂
,女學生說當時應該要當替死鬼的是我們三人,僥倖被我們逃開了,所以之前
的陰魂才找上她當替身害死她。女學生心有不甘想找我們報復當她的替死鬼,
因為士官長有道行而另一個她也認識(陰魂通常不害親人朋友),所以就找上
我了,正巧那時我沒帶著符,就被纏上了。

  至於後來士官長怎麼找到我的魂並招回歸元,他說這是他的「法術」不便
透露,但是他還是給我一個住址要我第二天趕快下山去找那個人收驚,好讓所
有魂魄歸位,病就可以不藥而癒了。

  後來我才知道原來之前士官長拿給我們隨身攜帶的符,就是要保住三魂附
體的。要是我那時打球也把它帶在身上,就不會發生這件事了。事過之後我將
士官長給我的符一直戴在身上,不敢離身。我好奇問了士官長是否那女學生還
會留在「那裡」找替身,我以後還會不會撞見她,士官長只是說我福大命大,
就算再遇到,她也傷不了我了。

  至於後來,我在大仁館迴廊「看到」的那個會跳的女鬼,是不是同一個,
還是只是我被鬼壓,我也不確定,只是我心中一直希望那位「女學生」可以趕
快脫離冥界,解脫痛苦,早日投胎輪迴。

  其實我本身以前不是鬼神論的信仰者,但自從我碰上掉魂那件事後,不知
怎麼的,從此我跟靈異的東西緣份就變多了。我朋友說,那是因為我被「開光
」了,之後我還斷斷續續遇見一些不可思議的事,讓我心中對冥冥事物更加尊
敬。

  再來我跟各位講一講我在大莊館住宿遇到的一件異事。

  那時已經是我大四最後一個學期了,我雖然住在山下而且大四課少,但因
為有兩堂課都是排在早上,所以我又申請了學校宿舍,跟繫上同學住大莊館一
樓。那時我通常一個禮拜只住山上兩三天,另外三個室友都在準備考研究所,
平常晚上不是去補習就是去圖書館,晚上10點後才會回宿舍。

  但有一陣子因為山上一直下雨,我那個禮拜都沒下山,正巧我室友也都在
我們就在寢室一起聊天,聊到畢業後的發展等等,聽的出來他們對研究所考很
在意。突然有人提議正好有四個人可以玩碟仙(我知道這已經很老套了)問功
名,我想大莊館雖然是男生宿舍,但離大仁館太近,我可不想自找麻煩,堅決
不加入,也勸他們不要鐵齒,沒想到他們竟然跑去找隔壁的另一位同系同學加
入,就這樣他們熱熱鬧鬧的「開盤」了。

  我基於好奇只是站在旁邊看,哪裡有什麼碟仙,根本就是他們四個在那裡
互推碟子,裝神弄鬼的。後來他們又試了幾次,自己大概也覺得沒意思,就放
棄了。沒想到隔天中午,室友A(這裡暫以此稱呼)又提到玩碟仙的事,說他
去請教高人了,原來請碟仙不是手指按著碟子,口中唸唸有詞就請的來。碟仙
請的是陰魂,因此要請得到一定要先聚陰,而聚陰的方式就是在室內放能聚陰
的東西,還得把窗戶遮起來不讓陽光透進房間來。還好那時都下雨,就算白天
也陰陰的,他們便用床單把窗戶遮住,然後去弄了一盆雨水,一榕樹枝(水跟
榕樹都能聚陰)和冥紙放在室內「聚陰」,還在旁邊點上冥香,準備晚上再試
一次!

  晚上11點多時,我室友和同學都到齊了。

  首先他們在鐵臉盆中燒了冥紙,再把榕樹枝放到那盆雨水中,在一起倒入
鐵臉盆內, 然後關了所有寢室的燈,再臉盆旁又點了兩根白蠟燭,就這樣開始
玩碟仙。我在旁覺得他們這次好像玩真的,心裡有點緊張。

  剛開始碟子動的時候,感覺好像也是他們在推,然後他們輪流問問題,其
中室友B問說他今年可不可以教到女朋友(他已經哈很久了),沒想到室友C
竟然馬上跟著說「只要女的就好,是人是鬼都可以!」他這話一出,當場我們
其他四人都愣住了,這時室友A跟B都破口大罵他是白癡!那時室友A跟B都
是坐再靠床兩邊,室友C靠著牆坐著,另一位則坐背對著房間門,這時他們好
像沒心思敢再玩下去,就把碟仙歸位(自己推回去的),然後要吹掉蠟燭。

  就在這時發生了一件怪事,就是其中有枝蠟燭明明吹熄了竟然又出火,而
且還重複四次之多!不僅如此,房間燈剛打開了也不亮,直到把門打開和把掛
在窗戶的床單拿下來後,燈才亮起來!這下我們可真毛了,我尤其恨他們這些
白目做的蠢事!

  後來雖然大家心裡會毛毛的,可是畢竟都是大男生,就輪流講笑話解悶,
說著說著就一個個睡著了。那晚我睡的熟,沒發生什麼事,隔天我想說若沒下
雨,我就要下山了。

  一大早我醒來,賴著不起床,正在考慮要不要下山,這時睡在我上面(上
舖)的室友C也起床了,一躍而下,匆匆忙忙的跑進浴室,我正納悶昨晚白目
的他又出了什麼狀況。沒幾分鐘他就從浴室開門走了出來,他走出來時我開他
玩笑說是不是夢見鬼了,不然怎麼這麼早起。才剛說完,我突然發現室友C腳
下有東西在動,仔細一看,差點沒暈倒,竟然是一條不大不小的蛇!雖然是早
上而且又是雨天,寢室燈沒開房間還是有點暗暗的,但我看的出那條蛇背上是
黑紅條紋相間,正好從他兩腳中間爬過,我忍不住大喊「蛇!你腳下有蛇!」
,沒想到他還呆呆站在那裡,任憑蛇從他腳下穿過後,才跳起來大叫,我卻看
著蛇跑進浴室。

  我跟他這一陣大叫後,吵醒了其他兩位室友,他們都半信半疑的,不太相
信有寢室內有蛇。我說蛇跑進浴室了,因為不知是不是毒蛇,大家都不敢輕舉
妄動,這時我才想到要到外面拿一隻掃把來打蛇,去拿掃把時,我室友們一直
盯著浴室的門,深怕蛇又跑了出來。我一拿到掃把,就往浴室走(其實我也怕
蛇,但想到蛇竟然已經跑到寢室,一定要趕走或打死它),我小心翼翼的走進
浴室,找了好幾遍,浴室就那麼一點大,怎麼也找不到那條蛇,後來我問室友
,蛇是不是有從浴室跑出來?他們都搖頭,我們還是不死心,又在桌子和床上
上下下找了好幾回,而且衣櫥都都翻遍了,卻連隻蚯蚓都沒有還蛇咧,這時我
室友都覺得我一定眼花看錯了,害的大家虛驚一場,但我知道我確實看到了那
條蛇!

  後來我就下山了,下了山我一直耿耿於懷昨天晚上和今天早上發生的怪事
,決定晚上找士官長出來吃飯,順便問他對這些事有什麼看法。

  我先告訴士官長蛇的事,因為我怕我跟他講請碟仙的事,他會把我罵死,
沒想到士官長對蛇事件的看法還是讓我驚訝不已。士官長說:「一般蛇若不是
受驚嚇,不會無緣無故自己跑出來,更何況是有人在的地方,而且還從人的跨
下穿過,蛇不會這麼白目。」

  當我跟他提到那條蛇的花紋是黑紅相間的,而且顏色蠻分明的 士官長聽了
眼睛一亮,說這不是普通得蛇,這蛇很可能是冥蛇(陰蛇),一般常倨在墳墓
中。傳說鬼喜歡附身在此蛇身上,因此看到冥蛇出現在有人住的地方或人身邊
,代表有人跑去招惹陰間的鬼魂,還亂說了不敬或不該說的話;而若那蛇緊鄰
腳旁繞過或從跨下穿過,表示鬼魂要找人附身了,通常這種情況發生時間前後
都會下雨。

  我聽了心中一寒,士官長看出我的驚恐,接著問我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
這時我才將室友玩碟仙的事一五一十的都告訴了士官長,只見他聽了眉頭越來
越皺,一語不發....

  士官長聽完我的話後搖了搖頭,嘆了口氣,幽幽的說我們這群小毛頭太不
知天高地厚了, 竟然敢去聚陰請靈。他說本來陰界陽界是互不侵犯、互不往
來,通靈穿陰陽的事十之有九是兇,而且還會破壞本身磁場和氣的平衡,輕則
損運折壽、重則不但可能喪命還會遺害他人。他接著說,本來我們放榕樹枝和
雨水聚陰,並不大礙,因為就算能聚陰,外面的陰魂也不會無緣無故進來,壞
就壞在我們燒冥香,燒香會引鬼魂,而且燒香時,寢室竟空無一人,房間既無
神明牌位,陽氣又不在,外面陰魂自然就被引進來了。本來陰魂進來後,若爾
後室內陽氣漸漸增強,就算室內放了聚陰之物,陰魂也不會久待,因為畢竟那
不是它的地盤,沒想到我們竟然在室內燒起冥紙來,而且我們燒的又是專門給
孤魂野鬼用的小張銀紙,這下招來的陰魂以為這裡有人要供拜它,自然留下來
了....

  我聽的啞口無言,士官長瞪了我一眼又繼續說。

  「照你們的情況,你們請來的陰魂可能是下面兩種之一,一種是地縛靈、
另一種可能就是無法投胎的陰魂。兩種都不好惹,尤其是地縛靈,多是惡靈。
這種亡靈大都因為在陽間有冤屈或被害,因此怨念不化,不願投胎,強留在冥
界,但都被城隍限制在一定地域活動,不得越界,因此叫地縛靈。要是遇上的
是這種靈,麻煩就大了,它一定要附身,被他附身的人除非能找到道行高的道
士來收服附身的惡靈,否則難逃一死。但這種惡靈可不好收服,你想想看,它
都敢違逆天意得罪閻王,不肯去投胎了,哪裡肯這麼容易被收服。希望你們這
次遇到的只是一些陰魂,那只要做做法,跟它燒燒紙錢紙衣的,並燒些紙人給
它作伴,它們大都會離去....」

  我聽了士官長這番解釋後,忍不住問他,有辦法知道請來的是哪一種靈嗎
?他搖了搖頭,我心跟著又涼了半截,我又再問,若是惡靈,它要怎麼附身?
會找誰附身?士官長笑道「現在才知道要害怕,可能已經太晚了點」。

  看了我無辜的表情,他接著又說,其實陰魂要附身於人,不是那麼容易,
每個人都有主魂,主魂代表陽氣,一定要在一個人的陽氣很弱時,才有可能。
一個人若被陰魂附身了,陽氣會因為陰氣的侵犯而變的更弱,相同的,陰氣也
會因為和陽氣的並存而損傷,因此若不是陰魂跟此人有深仇大恨或想借此人身
體幫它做某些事,陰魂不會自找麻煩。

  我聽了更急著問,我們跟那陰魂又沒冤仇,也沒什麼利用價值,應該不會
跑來附我們的身吧?士官長又笑了一笑的說「但願如此囉,不過我要是你,我
晚上就不會待在那間寢室了。還有上次我給你的符還在不在?最好帶上,有事
再儘快跟我連絡。」幸好那符我還留著,我本來還想問些問題,但看看時候已
經不早,也就不好意思再留他了....

  後來連續好幾天我都沒上山了,因為沒課,再回文化已是四天後的事了,
那天我中午回到學校,就急急忙忙的回宿舍。一回到寢室,只看見室友B,他
看見我回來,打了聲招呼後,就什麼也沒說了。我好奇的問他,最近有沒有什
麼事,大家都還好吧?他說他在忙著準備考試,哪有心思管別人的事啊!大家
應該都還過的去吧,我一聽心中略為放心,因為都還沒吃飯,我們就一起去華
陽吃午餐了。

  吃飯時,我仍舊很好奇的問他,後來他們還有沒玩碟仙?他說沒有了,上
次玩成那樣誰還想玩阿!後來我們又聊了一些其它的事,接著他突然跟我抱怨
說,最近宿舍的水都不是很熱,害他幾乎都要洗冷水澡。

  因為大莊館宿舍每間寢室都有浴室,但是那時宿舍熱水卻是大鍋爐燒水供
應的,也就是說,熱水的供應有一定時間,我們的做法就是先把熱水放滿浴缸
,然後大家若回來晚了還有浴缸的熱水可洗。室友B說每次熱水放進缸裡,差
不多半小時就涼了,之前都可以撐2個小時的。我想說最近天氣也沒比較冷,
真的是有點奇怪,不過那時我倒沒把這事放在心上。

  那天上完課,我跟同學又去陽明山前山打球,一直打到7、8點,本來當
天晚上想下山的,沒想到回到宿舍要洗澡,浴缸裡的水已經涼了。我想熱水至
少都供應到8點,怎麼現在8點10分不到水就涼了?因為那時我室友都不在寢
室,也不知道是誰放的水,我顧不了那麼多就先去到隔壁寢室洗了。幸好隔壁
同學在,而且他們缸裡的水還是燙的,我很好奇的問他,你剛剛才接的熱水阿
?他竟說是7點半左右接的,我聽了很納悶,不過還是先洗澡再說。洗完澡後
,因為室友都還沒回來,我又跑去隔壁跟那位同學聊天。要不聊還好,這一聊
讓我心臟差點跳出來....

  我去跟隔壁室友聊天時,他問我是不是忘了接熱水,不然怎麼沒熱水洗?
我說我室友應該有接,因為下午浴缸還是空的,我剛剛回來浴缸水是滿的,只
是變冷水了,聽我室友說幾天前就這樣了。這時隔壁同學突然跟我說,前一兩
天我不在的時候我的寢室有古怪,我很好奇的問他是什麼?他說他也不是很確
定,但是這幾天他都在趕報告,撐到兩三點才睡,前幾天他敖夜時,半夜一點
左右突人聽到有女孩子的哭聲,哭完沒多久就變成笑聲,有時候聲音聽起來又
像哭又像笑,他剛開始不知道那聲音是從哪裡傳來的,因為聲音幽幽綿綿、斷
斷續續的,一度還以為是自己的幻覺!雖然他聽的渾身不舒服不過也沒什麼在
意,沒想到隔天大約同一時間他又聽到了,這時他覺得事有溪竅就叫醒了另一
位室友,而且另一位也聽到了!在確定不是幻覺後,他們開門走出寢室,想要
抓到惡作劇的人,只是他們一到走廊,聲音就消失了,回到寢室後還是聽不到
聲音,另外那位同學等了一會後又跑回去睡了。

  之後又過了一刻鍾左右,聲音再度出現,而且這次更清晰,好像在隔壁!
他自己就偷偷跑出去,果然隔著我寢室的門聽,他確定聲音是從裡面傳出來的
。他本想敲門進去但又不敢,就在猶豫的時候,寢室的門突然慢慢自己打開了
,他當場嚇了一大跳連退好幾步,沒想到竟然是我室友C開門走出來,我那同
學先是一愣,然後看清楚是我室友後,就開口罵他搞詭異想要嚇死他!但是我
那室友卻沒理他,逕自往宿舍側門(離大仁館最近的那個門)走去,我那同學
隨後又叫了我室友好幾聲他還是理都不理。到了隔天一早又在宿舍碰到室友C
,問他昨晚半夜神秘兮兮的跑到哪裡?沒想到我室友竟回答說他昨晚沒離開過
寢室,那同學一聽,再跟那午夜怪聲聯想在一起,心理大概有數是怎麼回事,
就沒再多問了。

  我聽了有點半信半疑,因為這同學平常講話就有點愛吹牛誇大,不過儘管
如此,我決定還是不要晚上冒險留下來。這時,我聽到有室友回來了,我跟隔
壁同學又隨便聊兩句,想要趁寢室有室友在時,進去收拾包包就閃人。

  回到寢室,看看是室友A回來了,因為我好奇心作祟,問他最近有沒有發
生奇怪的事?他臉上馬上僵了起來,問我是不是也聽說了?我就把隔壁室友的
事說給他聽,他接著說這幾天寢室有點奇怪,前天晚上他明明在浴缸剛放滿了
水,要去洗的時候不知怎麼回事熱水變成溫水,更誇張的是洗到一半水竟然變
涼了,前後不過10分鐘,滿浴缸的熱水如何也不可能就這樣涼掉的!更詭異的
是他洗澡時,漏水孔竟然塞住了,他一檢查,水孔上面塞滿了長短不一的頭髮
,他很納悶長髮從哪裡來的?因為全部室友都是短髮,他將頭髮清掉後,沒多
久又被長短髮塞住,他心裡覺得毛毛的,就草草結束不洗了。他事後想想,是
不是那天下午他學妹到寢室來拿錄音帶時,跑到浴室去梳頭髮了?沒想到隔天
他問那學妹,學妹不但說沒有,還跟我那室友說,那天她待在我們寢室坐在床
邊時,好像被人在她背後推她幾下,還感覺有人坐在她旁邊擠她,因為那時房
間有四五個人,她本以為是學長在開玩笑,沒想到被我室友一問後,才覺得害
怕。

  後來接下來兩天室友A都不願待在寢室過夜,而是跑去投靠在校外租屋同
學,只是今晚他那位同學的女朋友要從山下上來陪他,室友A只好回宿舍睡了
。我正在考慮要不要把士官長告訴我的事跟他說時,他竟然要求我今晚留下來
宿舍陪大家....

  我問室友A有沒有跟其他室友說了?他說他都說了,可是他們鐵齒不相信
有什麼古怪。其實聽到我室友的描述後,直覺得認為「住」在寢室的那個東西
應該是女的,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之前在大仁館的經歷,所以我更不想留下來
了。

  不知道是人算不如天算?還是冥冥之中我躲不掉這劫數?我室友問我隔天
要交的作業寫好了沒有,要跟我對一下答案,我卻因為最近這檔怪事這幾天弄
得我心神不寧,忘記寫了。為了跟室友借作業來抄,我還是硬著頭皮留下來,
想想已經過了好幾天了,室友們大致都還沒事,說不定真如士官長說的,那靈
不是什麼惡靈,要是室內人氣多了,它搞不好就離開了, 只是我沒將士官長的
話說給他們聽,怕引起不必要的驚慌。

  後來其它兩位室友也陸續回來了,原來他們都洗過澡了,熱水就是室友B
在7點30分左右放的,可能大家心照不宣,洗澡水的事就沒再多提,反而這時我
覺得平常活潑多話的室友C,看起來有點無精打采的,他不到11點就上床睡了
。倒是其他兩位室友跟我一起用功(我趕報告)到12點多才睡,因為當天我打
球又加上趕作業,覺得很累,雖然睡前躺在床上亂想了一下,但很快我就入睡
了。

  應該睡不了多久,我就作惡夢夢到那條蛇從浴室爬出來,一直朝我的床邊
過來,當它爬到我床上時,我就被嚇醒了。這時我心有餘悸,躺在床上不敢起
身,雖然這只是夢,卻也嚇出我一身冷汗來。也不知道醒來幾點,我睡的是下
舖,眼睛盯著上面床架是一片漆黑,這時我轉過頭,往窗戶那方向看過去,因
為窗外燈光會透進來,這時我看到了一個令我毛髮直豎的景象──有一張臉從
上舖倒掛下來,正盯著我看,我不知道這張臉已經倒掛在那上頭注視我多久了
,我當時嚇的腦中一片空白,但我的視線還留在那張臉上,或是我應該說那張
臉就是我室友C,他睡在我上舖,怎麼會整個人從上舖倒掛著伸出頭來猛盯著
我看?他的頭有點像鐘擺那樣的晃著,幅度很小,兩眼雖無神可是就是直直的
盯著我看,微弱的燈光中我看到他臉皮因為倒掛的關係都往額頭皺上去,好像
是在跟我扮鬼臉似的,可是他的眼睛睜的又很大。

  不知過了多久他終於把頭伸回去了,但沒想到這次換他的雙腳伸下來,在
床沿上晃了幾下,身體隨著腳就慢慢垂下來了。我這會躺在床上,身體一直往
裡面縮。他一下來,就見他雙手伸直緊貼著身體,在我床邊蹭來蹭去,有時停
幾秒鐘都不動聽他在那嘆息,有時又走到書桌邊再走回來,後來我看他往室友
B的床走去,他竟然彎下腰來,臉好像要朝床裡熟睡的室友B探過去後來又伸
回來,沒多久他又走回來我床邊,在那大概停了五分鐘,他就朝浴室走進去。
我嚇的連氣都不敢喘,接著就聽到浴室傳來像是在哭又像在笑的聲音,跟隔壁
同學形容的差不多,只是我這時就在聲音旁邊,動都不敢動,但眼睛又情不自
禁的往浴室瞄過去,想要知道是怎麼一回事。過了一陣子聲音停了,我眼睛大
概也已經適應了寢室的黑,可以模糊看到浴室裡面,只見我室友走到浴缸前,
彎下腰就這樣自己把頭埋進浴缸的水中,之後好想又在水裡說話還是在哭叫,
浴缸裡傳出水泡的撲嚕撲嚕的聲音,並夾雜著有回音的怪哭聲,就像我的神經
一直緊繃一樣的持續著....我不斷祈禱著這一切趕快結束,雙手緊捏住我的護
身符。

  不知道過了多久,室友C慢慢的將頭從浴缸中伸出來,然後又在浴室磨蹭
了一會後,就從浴室出來一直往門口走去。我心裡盤算著,等他一出門,我就
把其他室友叫醒,因為我怕會出事。就在看著他輕輕開了門要走出去時,室友
C突然間轉頭過來,又朝床這邊望了過來,我本來正要鬆口氣了,卻被這突如
奇來的動作驚嚇到,不禁「阿」一聲的叫了出來,這時只見他靜止在門口一動
也不動,過沒多久又把門關上走回來,而且朝著我床邊走過來,我驚覺大勢不
妙,趕緊閉上眼睛摒住氣息,手中緊抓著符一動也不敢動,那段時間就像度秒
如日,不知道下一秒會發生什麼事,我身體不斷發抖,而且感覺到室友已經走
到我床邊了,我眼睛此時閉的更緊,一點都不想看到眼前發生了什麼事,只想
立刻睡著。這時我感覺到外邊的床沿突然一沉,伴隨著床板嘰嘰嘎嘎的聲音,
好像是室友坐到我床邊來了。我身體一震,心想我這下逃不掉了!我還是不敢
睜開眼睛,但似乎感覺到室友的臉正在逼近,愈來愈感覺到他的氣息,我猜測
那雙空洞的眼睛,應該現在正貼在我臉上狠狠的瞪著我吧?這時我就像一隻羔
羊,可以任他伸出雙手來掐我的脖子。沒想到一下子上舖傳來室友爬回床上的
聲音,就這樣寢室內又恢復了平靜,只剩下我的心臟撲通撲通的跳著,如同驚
魂未定一樣。過了很久很久,我才敢把眼睛慢慢睜開,房間一切平常如昔,讓
我差點懷疑我剛剛聽到看到的是不是幻覺?

  後來我就一直躺在床上沒再睡過,一直等到天亮等寢室外面有人走動的聲
音了,我才起床。起床後看到室友C睡的很沉,這時我看到室友A(睡另一上
舖)也已經起床,看得出來他也是一臉驚恐,想必他昨晚也被吵醒了。我跟他
使了個臉色,我們走到寢室外的一樓大廳,互相印證昨晚看到的事,大致不差
,只是室友A說後來室友C從門口折回後,就直接爬回床睡了,跟我想像的有
點出入,沒想到我昨晚經歷的真的不是幻覺,我跟室友A商量了一下,決定待
會一起去找室友C告訴他我們昨晚看到的事....

  我們回到寢室,因為早上第一堂我們都有課,看看時候不早了,索性就把
室友C叫醒,他醒來的時候眼睛還很惺忪,似乎昨晚沒睡似的。問他昨天那麼
早睡,怎麼今天精神還是不濟?他卻說最近一直趕報告作業,總是覺得很累。
我們試探著問他是不是昨天有醒來過,他說連夢都沒做一個,這麼累怎麼可能
醒的來....我就把昨晚看到他走進浴室的情況說出來,剛開始他以為我們在跟
他開玩笑,說我們聊合起來嚇他,雖然說自從玩碟仙後,出了一些怪事,但他
怎麼也不相信昨晚的事。我靈機一動,往他床上走去,伸手一摸枕頭,果然還
是濕濕的。這時室友C才有覺得的確有點詭異,從他一臉惶恐的樣子可以看出
來,我趁這個機會跟室友們把士官長的話慢慢說出來,可以看見他們吃驚的表
情和越張越大的嘴巴,尤其是室友C蒼白的臉,一下子變的焦慮不安起來。

  室友C說他有親戚認識一位密宗大師,要找他來幫忙,我想再去找士官長
,反正大家都不想待在這「鬼」寢室了,至少不會再待在寢室過夜,而且再過3
個月不到我們就畢業了。

  後來我連絡到士官長,跟他約好下午碰面,本來準備要帶室友們一起去,
不過室友C中午上完課就匆匆趕回新竹家中,他可能真的嚇到了。後來只有室
友A跟我去找士官長,我把昨晚發生的事通通說了出來,士官長聽了閉上眼睛
片刻後倒吸了一口氣,用有點顫抖的聲音說寢室那陰魂應該就是地縛靈了,而
且是個老的陰靈。為什麼說它「老」?因為它很狡猾,而且以前可能有害過人

  說實在的我沒看過士官長這樣子緊張過,我真的希望他這次又是嚇我的而
已. 本來每次一有疑問,我都會插嘴問問題,士官長看我這次什麼也沒問,就
接下去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